• 企业动态
  • 公司报道
  • 行业动态
  • 眼镜知识
  • 陈一舟投资梁博士造眼镜:要用小米式思维颠覆传统

      陈一舟曾在人人公司的内部会议上向投资部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除了手机,还有什么规模很大的品类,是值得用小米的方法论去颠覆的?”

      经过很长时间的讨论,大家仍然没有在品类选择上达成共识。休息间隙,陈一舟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当时在座的几位同事,没人多说什么,倒是大多数人戴着的眼镜,在那个瞬间给了他灵感,“对,就是眼镜啊!”

      “眼镜是仅次于手机的耐用消费品”

      陈一舟认为,中国由于基因、升学压力的问题,眼镜的市场足够大。从他的观察来看,很多人都是拿着一部手机、戴着一副眼镜,并且两者都是两三年换一次,价格水平也差不多。

      而且,相比雷军在决定创业做手机时要面对三星、苹果、华为等巨头,眼镜行业的市场份额相对比较分散,有更大的把握去成功颠覆。从人人网已经掌握的2亿学生用户数据来看,至少有一半的人是需要戴眼镜的。

      陈一舟分析,这1亿的潜在用户,虽然可以成为公司进军眼镜行业的一个优势,但却不能为人人建立起足够坚固的竞争壁垒。因为无论是通过网络营销手段还是O2O模式,任何一个融了更多资金的公司,都可能获得超过1亿的潜在用户量。因而,去找一个独一无二的技术优势,才能在有用户基础的情况下,建立足够高的竞争壁垒。

      在确定这一想法后,陈一舟经人推荐结识了当时已经成立两年、并且已经拿到A轮融资的DR.LEUNG梁博士眼镜,并在了解之后决定成为其1200万美元B轮融资的领投方。

      资料显示,DR.LEUNG的CTO梁俊忠博士是国际光学界顶尖的科学家,首创了人眼高阶像差视觉和超视觉,其发明的人眼波前像差引导技术此前曾为美国的海军飞行员进行视力矫正,目前该技术已为世界上90%的激光治疗近视手术和博士伦、雅培、爱尔康、蔡司等公司所应用。

      抛开太深奥的医学技术不谈,通过对DR.LEUNG梁博士眼镜在验光和配镜过程的体验来看,DR.LEUNG的验光过程相对一般眼镜店步骤要更为复杂细致:除了常规的扫描验光外,还会用特有的波前像差验光仪,帮助用户选择合适的镜片使相同的字体在红绿背景下显示同样的清晰程度,以此来确保度数没有欠矫或过矫。

      而在确定最终度数时,也会让顾客自己通过手调旋钮,在相差很微弱的镜片之间选择最合适的度数,相比验光师通过询问来主观测定的方法不同,DR.LEUNG的这种形式结果更加客观。此番过程下来,笔者测出的镜片度数左右眼分别为438度和426度,打破了常规的25度一档的镜片度数间隔。

      店内的工作人员解释,这样的验光过程下来,可以同时检测出人眼散光、近视等多项指标,再通过对每个用户独家定制的镜片,可以使用户用比传统眼镜更低的度数看到更清晰的效果。定制这样一幅眼镜需要等待10天左右的时间。

      从眼镜切入,打造与眼睛相关的生态圈

      在定价方面,DR.LEUNG梁博士的定制镜片价格依据折射率、度数和功能的不同,从599到7499上下浮动。镜框的价格区间在两百到三千元之间。与其首家线下店所在的上海市场相比,价格与传统的眼镜差别不大。

      DR.LEUNG的CEO任亚平介绍,国内能为DR.LEUNG眼镜品牌提供定制镜片的供应商很少,并且定制镜片在成本上相较传统镜片也会高出很多。但与小米的思路类似,公司并不希望只是单纯依靠售卖眼镜进行盈利,而希望通过眼镜建立与眼睛有关的生态圈。

      任亚平解释,DR.LEUNG除了线下的业务,还有线上商城,未来还会推出远程(云)视觉诊断等系统,甚至可以入驻医院,将实体店、线上、医院打通,打造一个与人的眼睛相关的生态圈,获得全网和全渠道的收入。目前已进驻无锡爱尔眼科(300015,股吧)等医院,未来也会考虑用加盟的方式对业务进行拓展,但从前期的发展来看,还是会将重点放在服务的质量上,而不会过早追求规模。

      而关于DR.LEUNG梁博士眼镜品牌的业务推广,陈一舟也透露,会让DR.LEUNG在初期自己去打造口碑,在口碑和规模都建立到一定程度时,再考虑通过人人的平台资源为其导流。


  • “天使”眷顾下的成长

      种子成长需要雨露浇灌,而对于创业企业而言,这第一滴珍贵的雨露,就是天使投资。当创业者有好点子却缺少资金时,投资方只凭借观察创始人和项目就决定投资,恰如天使从天而降。天使轮,能够给那些被选中的、幸运的种子企业以希望,但常常也成为一些创业公司最后的辉煌。

      天使轮创业企业,是众多种子轮公司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想象一下,穷得只剩梦想、技术和点子的年轻人,有一天突然手里被塞了100万,有人告诉他,拿着这笔钱大干一场吧!这个洒满金粉的时刻,真的会让人有种天使降临的错觉。以互联网验光配镜为主业的云视野创始人张仕郎,去年就经历了这样闪亮的瞬间。那时他刚来北京闯荡几个月,站在中关村创业大街的转角,对公司还没来得及仔细规划,就用自己的专利和口才打动了天使投资人,而当时的他,对投资圈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就有投资人拉出来私聊你,谈估值。投资人会说调整一下你的商业模式,但是我这个方向可能跟大家想的方向是一样的。当场定下来就要投了,170万。当时团队就我和一个研究生,他还没毕业。拿到170万,我说哎,拿投资还挺容易的嘛。”

      170万到账后,张仕郎将办公地点搬进了中关村的写字楼,面积不大,但总算有了自己的“独立空间”。此外,他还马不停蹄地招聘了销售地推、网站搭建工程师和与企业业务相关的验光师。半年时间公司从5、6个人发展到了40多人。实习生陆敏秋进驻企业时正是盛夏,那也是“云视野”人丁最兴旺的时候。实习第一天,陆敏秋提前十五分钟就来到公司,没想到推开门一看,办公室里已经乌泱泱都是人了,规定九点半上班,可是大家八点多就来了。销售部的晨会,群情振奋,有谈眼前困难的,也有谈乔布斯、马云的,但提及最多的还是两个字“颠覆”。

      为什么会谈到行业的“颠覆”?张仕郎说,这其实就是他创业的初衷。大三时,由于眼睛不舒服,仕郎到医院检查,结果发现出问题的不是眼睛而是眼镜。原来是眼镜店偷换了镜片,修改了瞳距。谈及这段已经在路演中说过无数次的经历,你依然能够感受到他些许的愤怒。当年的张仕郎和眼镜店拍了桌子,这一掌的后坐力也催出了一家互联网验光配镜企业。在这位年轻人的理想中,消费者在任何地点都可以体验标准化的验光服务,这也将彻底打破眼镜行业的潜规则。目前的情况是,技术有了,钱短时间内不是问题,但如何找到稳定的商业模式?让云验光的技术被市场认可成为了绊住他的下一道关卡。张仕郎分析,上门验光配镜,不可持续;远程验光配镜,不挣钱。于是他想,不如推广在家验光配镜,毛利相对较好,而且也是全球首创。

      陆敏秋回忆,那又是一个在争论中开始的早上:“同事们对公司是真爱,所以才会各不相让。”从只言片语中,陆敏秋大概听出来,公司还没有找到A轮融资,天使轮这口奶早晚有喝完的一天,还在嗷嗷待哺的企业必须自己造血,自谋生路了。

      资金对于拿到天使投资的公司来说也是短板?对话时记者了解到,融到天使轮170万投资后,张仕郎在去年底又迅速拿到Pre-A轮的第二桶金,但只有你真正开始干企业,才知道钱多不禁花。40人,工资月月发是钱,办公场地续租是钱,产品批量生产是钱,网站租用服务器也是钱。精打细算下,张仕郎兜里还有,但用在哪儿,必须拿个狠主意了。几番权衡,他决定裁掉部分地推销售,把公司的主要财力精力投入到第三种商业模式,99元家用验光仪,买回家之后能给所有人验光配镜,对用户而言成本很低。而对于企业,如果能够面向全国推广,市场的量就非常大了。在张仕郎看来,每次融资都是越来越好,虽然人少了,但是方向更清晰了:“之前那个方向是错的,如果那个时候拿到A轮,投资人会逼你去往前冲,错误路,要么B轮死要么C轮死。”

      实习期结束后的一天,陆敏秋翻翻微信通讯录,突然想起在云视野实习时结识的一位大哥哥,想问问近况如何,不料却得知他已经离职,原来公司做出了减薪的决定。陆敏秋感慨,两个月间,他个人和云视野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创业大潮中,人来人往,唯一确定的是,这个世界仍然在一刻不停地转动。“这一秒,这一分钟,这一天,有多少创业者奔赴未知而遥远的梦,又有多少创业者默默承受着失败的痛苦滋味,谁又知道呢?”

      “云视野”的未来将会怎样?创始人张仕郎说,创业一年多,他经历了兴奋,失落,再兴奋的心路历程。但不论悲喜,这都是大三那年他委屈地和眼镜店争辩时,怎么也想不到的格局。中关村逼出了他的潜力,也许也让他认识到了自己的无力。但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仍有动力兴奋,是比钱更珍贵的燃料和给养。都说天使轮能不能得到投资看创始人,但愿张仕郎的这些“世界第一”可以成为更长久的现实。

      张仕郎兴奋的发现,原来他们做了全世界第一个远程验光,消费者可以在家里验光配镜了,想想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居然实现了:“想想我们投100万开1万家眼镜店,投600万6万家眼镜店,把行业彻底颠覆了,很High。”但是后来又发现,发货也挺麻烦,快递拖延,运输损坏,种种问题让人觉得“一会儿从天上到地上,每天都这样”。

      清科研究中心调查显示,去年我国天使机构共完成766起投资案例,同比增长了近四倍,投资总额超过5.26亿美元。也就说,在中关村也许每天都有被一百万砸中脑袋的年轻人。尽管在如今“互联网+”火热的大潮中,寻找有个性、又能盈利的商业模式并不容易,尽管可能会因为经营中的“一着不慎”而“满盘皆输”,这些得到了成长机会的创业者们,仍在用每天超负荷的工作和压不弯的劲头,向投资人证明这一百万不白花,自己的企业将会成为大浪淘沙后留在岸上的一粒金子。


  • DR.LEUNG全球专利产品发布会 眼镜跨入“精准至一度”时代

      来自美国硅谷的视觉定制专家DR.LEUNG首家体验店开业庆典暨全球专利产品发布会在上海静安晶品购物中心隆重举行。该发布会上,全新专利的波前数字眼镜首次亮相,让到场的媒体、嘉宾朋友眼前一亮。源于天文学技术的波前数字眼镜通过先进的验光技术及产品科技,将人类眼镜度数的精准程度从25度直接提高到“精准至一度”,开启了视觉革命的新篇章。对于这次眼镜行业突破性的技术革新,DR.LEUNG首席科技官(CTO)兼首席科学家美籍华人梁俊忠博士在现场分享了他是如何独创性的将天文学领域的技术应用于眼镜研发的故事,也总结了波前技术眼镜在使用体验,视力矫正和视力保养上的明显优势;前宝洁大中华区市场部总监、现DR.LEUNG首席执行官(CEO)任亚平先生则分享了DR.LEUNG品牌着眼于产品体验的发展模式创想;投资人、人人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CEO)陈一舟先生现场透露了与梁俊忠博士结缘的故事,并表示对科技革新领域的投资非常有信心。上海眼镜行业协会秘书长胡东芳表示:DR.LEUNG的波前验光技术是医学验光史上的重大突破,将从根本上解决消费者“医”与“美”无法兼得的难题。发布会当天,到场的近百名媒体嘉宾朋友亲身体验了波前精准验光,DR.LEUNG官方线上商城www.drleung-cn.com同日启动。DR.LEUNG正在开发的未来远程(云)视觉诊断有望让远程验光成为可能,从而实现并推动个体化定制眼镜在更广泛范围内的服务,最终全面提高消费者的视觉体验和视觉保健。

      人眼波前诊断,将眼镜产品带入“精准至一度”时代

      DR.LEUNG首席科技官(CTO)兼首席科学家梁俊忠博士现身发布会现场,首次发布独家专利的人眼波前诊断技术研究成果。该研究初始于1989年诞生的波前快速高精度眼波前测量技术,在2012年取得突破,首次成功利用波前技术通过框架眼镜矫正了人眼低阶及高阶像差(近视、远视、规则散光等的屈光不正仅仅只是低阶像差),经过近30年的沉淀、升级与完善,该技术已经完全开发成熟,于2015年选择上海和美国硅谷为全球首发城市,从而宣告人类眼镜产品正式进入“精准至一度”的时代。

      据了解,它的核心技术——波前像差引导,源于天文学技术领域,由美国太空总署(NASA)研发,用于数十倍地提高哈勃望远镜的分辨率,纠正像差问题,减少在观察太空物体时产生的扭曲,以便能更清晰地观测定位到更远距离的星球。梁俊忠博士独创性地将此技术引入眼科医学领域。在人类的视觉界,物体通过光学系统后,其成像不能准确无误地再现物体原形的现象叫做像差。在我们的屈光系统中不仅存在低阶像差,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近视、远视、老视以及散光,而且也存在各种各样的高阶像差,如球差、彗差、三叶草、四叶草、色差、不规则散光等。不同的高阶像差都不同程度地影响我们的视觉质量。

      梁俊忠博士分享道:最新研发的波前眼镜不同以往任何一款眼镜,它能针对每一双眼睛独特的角膜状况,像CT扫描一样全方位查验眼部光学缺陷,根据人眼波前像差数据,量身配置精准定制至一度(传统验光是25度一档)的眼镜。这种眼镜的优势在于:即使是毫无配戴经验的眼睛也能轻松配戴,不必去适应眼镜,同时,它能明显减少欠矫或过矫等错配危险,缓解眼睛紧张与疲劳症状。不仅使双眼轻松聚焦,还能激发视觉潜力,使双眼度数不再加深。甚至,不少临床案例标明,镜片度数相比之前降低很多,视觉效果却反而更好。

      对此,上海眼镜行业协会秘书长胡东芳表示:DR.LEUNG的波前验光技术是医学验光史上的重大突破,将从根本上解决消费者“医”与“美”无法兼得的难题。眼镜是一个“医”+“美”的产品,如今,美观的镜架在众多厂商的推动下成为了一种时尚,然而,在“医”的方面,由于验光配镜技术在过去150年内无任何突破,完全依赖于验光师个体的经验判断,导致大多消费者只关注镜架的选择,而忽略配戴眼镜的真正目的。导致“为了舒适美观可以舍弃清晰度”,“眼镜不需要配的太清楚”,“度数25度一格,不需要精准至一度”等等一系列的误区,并容易造成非匹配镜片引起的视力下降等无法预计的危害。

      作为人类视觉矫正的数字化革新者,人类光明事业的推动者,酷锐刷新了人类对眼镜的想象,打破了眼镜业的传统藩篱。

      投资人陈一舟亮相发布会,此举旨在聚焦科技革命风口

      人人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一舟也抽空现身发布会现场,他表示:“我之前的投资基本都是互联网领域,但我始终在寻找顺应科技革命下传统行业的颠覆创新机会,在我看来,这就是一个风口。我关注眼镜行业有很长时间,因为我自己也戴眼镜,知道需求是什么。但一直找不到好的产品和好的切入点。21世纪是技术革命的时代,各行各业都因为技术的革新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启发了我们对传统眼镜行业的思考。与Google Glass这类高科技眼镜的前沿和酷炫相比,我更愿意从一个产品有没有更加省时省力解决人类的问题出发去评判一个产品值不值得去投资。一个偶然的机会,结缘梁俊忠博士,他在硅谷研发的波前数字眼镜技术可以将眼镜验光精准至一度,戴上甚至能有战斗机飞行员的视力效果,这个颠覆性的技术立刻就吸引到了我。

      据悉,关于DR.LEUNG的发展定位,公司内部曾出现过讨论,曾有过把品牌往奢侈品定位的想法,但陈一舟最终选择更亲民的高性价比路线,他分享道:“千橡互动集团旗下的人人网积累了大量的大学生用户资源,此类人群也是目前配戴近视眼镜的主流人群,应该打造出人人都消费得起的数字化波前眼镜。”

      当问及品牌的发展模式时,DR.LEUNG首席执行官(CEO)任亚平表示:“现有眼镜零售行业同质化竞争严重,行业效率偏低,店铺越开越多但单店日消费人数越来越少,究其根本原因是其无法通过差异化的核心价值来提高效率,而对于眼镜店而言,这个核心价值就在于专业的验光服务。DR.LEUNG将通过:一方面由于波前技术的应用,把患者和验光师从复杂且不准确的主观验光中解放出来,减少验光时间,验光结果标准化,从而提高配镜效率。另一方面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比如:优化实体店布局,以及未来的远程验光O2O,全程提高服务品质并让物超所值的价格成为可能,创造出人人都消费得起的高科技波前眼镜给更多人带来完美的视觉体验和健康呵护。对于DR. LEUNG的品牌而言,我们的理念不是在卖一副眼镜,而是对人眼的呵护和关怀,而这也在DR.LEUNG的口号“EYE CARE YOU CARE”中得到充分体现。

      发布会当天,DR.LEUNG静安晶品店进行了隆重的正式开业仪式,近百名媒体、嘉宾朋友在现场体验了波前精准验光。平日对自己视力信心满满的朋友,体验过后表示:原来1.5也并不是最清晰的视力标准;也有人表示自己之前的验光无法做到精准,一直处于度数偏高的状态,而DR.LEUNG却给到了全面的眼部健康评估以及更低度数,更高视力的矫正方案,眼见为实,让人信服。

      首席技术官(CTO)梁俊忠表示,DR.LEUNG正在开发未来远程(云)视觉诊断。未来,消费者在最方便的地点就可以完成远程验光,从而实现并推动个体化定制眼镜的电子商务网上直接销售,以及一站式的数字墨镜和眼镜自动售货亭,最终提高消费者的生活品质。


  • “天使”眷顾下的成长

      种子成长需要雨露浇灌,而对于创业企业而言,这第一滴珍贵的雨露,就是天使投资。当创业者有好点子却缺少资金时,投资方只凭借观察创始人和项目就决定投资,恰如天使从天而降。天使轮,能够给那些被选中的、幸运的种子企业以希望,但常常也成为一些创业公司最后的辉煌。

      天使轮创业企业,是众多种子轮公司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想象一下,穷得只剩梦想、技术和点子的年轻人,有一天突然手里被塞了100万,有人告诉他,拿着这笔钱大干一场吧!这个洒满金粉的时刻,真的会让人有种天使降临的错觉。以互联网验光配镜为主业的云视野创始人张仕郎,去年就经历了这样闪亮的瞬间。那时他刚来北京闯荡几个月,站在中关村创业大街的转角,对公司还没来得及仔细规划,就用自己的专利和口才打动了天使投资人,而当时的他,对投资圈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就有投资人拉出来私聊你,谈估值。投资人会说调整一下你的商业模式,但是我这个方向可能跟大家想的方向是一样的。当场定下来就要投了,170万。当时团队就我和一个研究生,他还没毕业。拿到170万,我说哎,拿投资还挺容易的嘛。”

      170万到账后,张仕郎将办公地点搬进了中关村的写字楼,面积不大,但总算有了自己的“独立空间”。此外,他还马不停蹄地招聘了销售地推、网站搭建工程师和与企业业务相关的验光师。半年时间公司从5、6个人发展到了40多人。实习生陆敏秋进驻企业时正是盛夏,那也是“云视野”人丁最兴旺的时候。实习第一天,陆敏秋提前十五分钟就来到公司,没想到推开门一看,办公室里已经乌泱泱都是人了,规定九点半上班,可是大家八点多就来了。销售部的晨会,群情振奋,有谈眼前困难的,也有谈乔布斯、马云的,但提及最多的还是两个字“颠覆”。

      为什么会谈到行业的“颠覆”?张仕郎说,这其实就是他创业的初衷。大三时,由于眼睛不舒服,仕郎到医院检查,结果发现出问题的不是眼睛而是眼镜。原来是眼镜店偷换了镜片,修改了瞳距。谈及这段已经在路演中说过无数次的经历,你依然能够感受到他些许的愤怒。当年的张仕郎和眼镜店拍了桌子,这一掌的后坐力也催出了一家互联网验光配镜企业。在这位年轻人的理想中,消费者在任何地点都可以体验标准化的验光服务,这也将彻底打破眼镜行业的潜规则。目前的情况是,技术有了,钱短时间内不是问题,但如何找到稳定的商业模式?让云验光的技术被市场认可成为了绊住他的下一道关卡。张仕郎分析,上门验光配镜,不可持续;远程验光配镜,不挣钱。于是他想,不如推广在家验光配镜,毛利相对较好,而且也是全球首创。

      陆敏秋回忆,那又是一个在争论中开始的早上:“同事们对公司是真爱,所以才会各不相让。”从只言片语中,陆敏秋大概听出来,公司还没有找到A轮融资,天使轮这口奶早晚有喝完的一天,还在嗷嗷待哺的企业必须自己造血,自谋生路了。

      资金对于拿到天使投资的公司来说也是短板?对话时记者了解到,融到天使轮170万投资后,张仕郎在去年底又迅速拿到Pre-A轮的第二桶金,但只有你真正开始干企业,才知道钱多不禁花。40人,工资月月发是钱,办公场地续租是钱,产品批量生产是钱,网站租用服务器也是钱。精打细算下,张仕郎兜里还有,但用在哪儿,必须拿个狠主意了。几番权衡,他决定裁掉部分地推销售,把公司的主要财力精力投入到第三种商业模式,99元家用验光仪,买回家之后能给所有人验光配镜,对用户而言成本很低。而对于企业,如果能够面向全国推广,市场的量就非常大了。在张仕郎看来,每次融资都是越来越好,虽然人少了,但是方向更清晰了:“之前那个方向是错的,如果那个时候拿到A轮,投资人会逼你去往前冲,错误路,要么B轮死要么C轮死。”

      实习期结束后的一天,陆敏秋翻翻微信通讯录,突然想起在云视野实习时结识的一位大哥哥,想问问近况如何,不料却得知他已经离职,原来公司做出了减薪的决定。陆敏秋感慨,两个月间,他个人和云视野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创业大潮中,人来人往,唯一确定的是,这个世界仍然在一刻不停地转动。“这一秒,这一分钟,这一天,有多少创业者奔赴未知而遥远的梦,又有多少创业者默默承受着失败的痛苦滋味,谁又知道呢?”

      “云视野”的未来将会怎样?创始人张仕郎说,创业一年多,他经历了兴奋,失落,再兴奋的心路历程。但不论悲喜,这都是大三那年他委屈地和眼镜店争辩时,怎么也想不到的格局。中关村逼出了他的潜力,也许也让他认识到了自己的无力。但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仍有动力兴奋,是比钱更珍贵的燃料和给养。都说天使轮能不能得到投资看创始人,但愿张仕郎的这些“世界第一”可以成为更长久的现实。

      张仕郎兴奋的发现,原来他们做了全世界第一个远程验光,消费者可以在家里验光配镜了,想想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居然实现了:“想想我们投100万开1万家眼镜店,投600万6万家眼镜店,把行业彻底颠覆了,很High。”但是后来又发现,发货也挺麻烦,快递拖延,运输损坏,种种问题让人觉得“一会儿从天上到地上,每天都这样”。

      清科研究中心调查显示,去年我国天使机构共完成766起投资案例,同比增长了近四倍,投资总额超过5.26亿美元。也就说,在中关村也许每天都有被一百万砸中脑袋的年轻人。尽管在如今“互联网+”火热的大潮中,寻找有个性、又能盈利的商业模式并不容易,尽管可能会因为经营中的“一着不慎”而“满盘皆输”,这些得到了成长机会的创业者们,仍在用每天超负荷的工作和压不弯的劲头,向投资人证明这一百万不白花,自己的企业将会成为大浪淘沙后留在岸上的一粒金子。